缺憾,也能是一辈子最美的风景

时间过得很快,像是翻过一页又一页的黑白,把镜头拉回四年前旅行回来后,忽然觉得台湾竟然也开始让我水土不服了,适应了半年,还是想起旅行的种种。

那时我是自由的,可以决定下一餐、下一站、下一个国家,此时我只能决定下班之后要看什么连续剧,但没有一出连续剧是我想看的,我只想背着背包回去,回到过去自由自在的时光中。

我是孤独又灿烂的背包客,没有太多人想要知道你在国外精彩缤纷的人生,只有文字能陪伴着我,那时候在背包客栈写了一篇《真实的流浪四百天的日子》,有一个人不停的私讯我,希望跟我见面,她想请教我如何流浪。

此时,我正也在迷网,但却有大把的时间,我们约在一家小酒馆,她看见我感到讶异,因为我看起来就跟普通的上班族女孩没两样,她个头很小,劈头就说“你花多少钱?我想去流浪个三四年,但没有太多钱。”

于是我就简单的告诉她纽西兰、澳洲的旅行生活,也建议他可以利用什么样的管道省钱,她看起来意志很坚决,也筹画了多时,她说没像我这个年纪就有打工度假,四十岁的她早已经失去了门槛,也失去了太多,这一次她打算把时间还给自己。

看来她有一段很难提起的过去,也有一段忘不了的伤痛,后来离开了小酒馆,我们几乎就没有再有连系,只是我偶尔会再脸书看见她又在哪个国家,又去哪里生活,每个人都很认真的在做自己想要的梦。

前几天,突然看她又决定要去北海道换宿两个月,我问她是否可以出来聊聊这三年的故事,因为我也要回去纽西兰,虽然没有像她一去就是三年,但总能聊聊这些年旅行的心路变化。

这三年,她去了很多国家,但也没有很多国家,因为每一个国家她都待了很久,四十多岁的她几乎都是用换宿或是冲浪的方式,甚至还在当地租了房子,常常一住就是半年、数个月。

她喜欢这样慢慢的旅行,用最穷的方式旅行,所以笑说“很多景点我也都没去。”但她喜欢跟许多沙发主,或是换宿主人当朋友,一路的就往自己想走的地方去。

我没有问这三年来花了多少钱,但她笑着“真的没有太多。”不过倒是分享了被英国海关遣返、被当场买很贵的机票、在埃及滞留两次一些大小的趣事,是阿!

旅途中往往令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见到了什么旷世奇景,而是那些零零碎碎的鸟事。

还说因为太久没有回台湾,连户籍都被注销,回到台湾之后被海关问:“这么久没回来!”

也分享了其他疯狂旅人的行径。

我也分享一年半前的离职的选择。

她说“当初你不是说自己公司不错,怎么会离职呢?”我笑着说“人生总有转折,我的转折就是死亡。”

曾经让她出去流浪的转折,并不是单纯喜欢旅行,更多是对于自己情绪的不稳,以及对于生活的无奈。

现在看待过去那些令自己愤愤不平的人事物,也不再这么咬牙切齿,非要谁给谁一个交代。

我说,所谓的框架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因为看的不够广,被媒体、成长的背景跟朋友框住了视野,就以为这样的世界无法生存,最可怕是自己用情绪钻牛角尖框住了自己。

为什么旅行?

为什么远行?

这个世界很大,当你走出去,还是在世界框架中,只是反过来,你可能就不再框在情绪的陷阱里,归来之后再看待过去,更能心平气和,即使害怕,也明白这都会是段历程。

我说“换我要走你的路啰!”

这一次,我要靠自己的方式,旅行。

用不一样的方式、过不一样的生活,做一个看风景的旅人,拥抱夕阳。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