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儿子”回家,依旧被父母一家赶出,没想到儿子早已身价千万

残疾“儿子”回家,依旧被父母一家赶出,没想到儿子早已身价千万  随着两声有些刺耳的鸣笛,给离村口不远处的几个小孩子让了路之后,一辆轿车又是缓缓地开向了这个村子,而华丽的轿车和这个看起来还有些破旧的村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车子开到了村口,坐在后排的男人开口说话了:“就先停在这里吧,别往里开了,我走过去就好。”  车子停了下来,司机连忙下来给男人打开车门,并没有想像中的西装革履,只不过是一身普通的休闲服,看样子只有三十来岁,而值得注意的是,他却拄着一根拐杖,一走起路就会发现,他走路是一跛一跛的,对,他还是一个有些残疾的男人。  他没有让司机跟着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村子,村子本就不大,大部分人都是认识的,突然来了个生人,看到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更何况还是个残疾人,还有几个不懂事的小孩在他的后面拿着一根树枝学起了他走路的样子,不过他并不在意。  大概走了有二十分钟,他停在了一栋房子的外面,房子看上去像是新盖的,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红色的砖看上去都是显得那么鲜艳。  李磊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还是走了上去,敲响了门,第一下,没人应,第二下,还是没人应,第三下,才有人懒散的回应了一声:“谁啊?来了。”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比李磊稍大一点的女人,显然这个女人看到李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你谁啊?”  李磊很平静地回道:“我……这算是回家吧!”  女人显得更疑惑了,而李磊已经拄着拐杖进来了,李磊自言自语道:“院子小了不少啊,不过这房子也确实真的比以前好了不少呢,看来没了我还真是少了不少的负担啊,挺好,挺好。”  “哎,哎,哎,你到底谁啊,还没让你进来呢。”  这时候屋里又出来了一个人:“谁啊,娟子,嚷嚷啥呢?”刚说完话,却一抬眼看到了李磊,瞬间脸色凝固住了:“石,石,石,石头,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是石头,你是谁?”  “妈,是我,不过我现在叫李磊,不叫石头,我回来了。”  “你,你回来干啥你,我告诉你你回来也是白回来,家里没人能养你,更何况看你这样子你现在还是个瘸子。”女人的声音有些大,召来了屋里剩下的人,两个男人,一个女人,他们就是李磊曾经的爹,曾经的哥和姐姐。而开门那个就是李磊的嫂子。  他们坐在了一起,李磊的爹先说的话:“石头,我不知道你咋突然回来了,但是家里现在很好,但是要是多个要养活的人就不好了,一会儿我给你二百块钱,你还是走吧。”  “啥玩意儿就给他二百块钱啊,本来就该走,又不是咱儿子,咱不来就不该养他,也幸亏当初给他扔了,要不然咱现在也盖不起来这房子。”说话的是李磊他娘。  李磊笑了两声:“哈哈,唉,我也真是妄想啊,本来还以为你们能变的,算了。不过当初因为我和小妹,你们也得到了不少钱的吧,那会儿,我的父母和小妹的父母都在矿下干活,结果因为那次矿上出了意外,他们都死了,而当时的矿工老板还是挺有良心,每家都赔了钱,而当时成了孤儿的我和小妹也成了村里的救助对象,而你们却主动承担了这个责任,虽然能得到那笔救助,但是那点钱依然还是不够养一个孩子的,我跟小妹都非常感激你们,认为你们是真的好。  后来纵然你们对我们明面上很好,但实际上我跟小妹都只能偷偷地哭  其实本来就这样也无所谓,直到那天,你们骗我说带我上街,去给我新衣服,当时我很诧异,但是却又不敢说话,你们让我睡觉,但是当我睡醒的时候却是完全处在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我大声哭喊了起来,没人理我,我浑浑噩噩地走,却是突然一辆车开过来把我给撞飞了。”  李磊把腿抬到了桌子上,掀起了裤腿,露出的却是闪亮的钢管,那是他的假肢:“对,这就是我那次车祸的代价,而现在,我也知道你们为什么当初要把我扔掉了,只怕是我家的地现在已经成你们的了吧,呵呵,说实话,当时的我真的恨你们,但是我很庆幸,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妻子,她很美,也是因为她,让我放下了对你们的恨,我也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活得这么轻松。  我的话也说完了,你们要赶我走,那我就走吧,不过,我这次来是要带小妹一起走的,她人呢?”  “你把自己当谁啊?大富豪啊,哈哈,自己养活的了吗你,还要带那个丫头走,不用想了你,你赶紧走,那个丫头,养她这么多年,自然是还要指着她干活。”这句话是李磊嫂子说的,而说完其他人也是跟着嘲笑和附和,李磊没有说话。  这时候门却是响了,李磊透过窗户看到一个女孩背着好几把农活工具回来了,那就是他的小妹,看到她,李磊瞬间感觉眼睛湿润了,马上走了出去。  “小妹,我回来了,石头哥回来了。”  小妹明显呆住了:“石,石头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还以为,还以为,太好了,十三年了,石头哥,十三年了……”  李磊走上前抱住了小妹:“不哭,小妹,哥对不起你,哥回来晚了。”  李磊妈却是突然喊了一句:“哭完没,你赶紧走,你赶紧去干活。”  这时候一辆轿车却是停在了门口,正是李磊来时开的车。  “小妹,我们走,这的东西咱都不要了,以后哥养你。”然后李磊掏出一张名片,扔给他爹:“小妹我带走了,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还有,我想,我现在要走也并不需要你的二百块钱。”  然后便是在一家人的呆滞之中带着小妹坐上车走了,而他爹低头看了看名片,傻了,因为上面写的是某某地产公司总经理——李磊。​​​​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