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差点山难丧命,医生不忘恩,“送加压舱上高山”3年半成功救7名高山症患者!

爬山是很好的运动,然而爬山同时也是个有风险的运动,如若遇到了“高山症”(Altitude sickness,acute mountain sickness,AMS),那就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

高山症是指人体在高海拔地区因为氧气浓度降低而出现的即兴病理变化表现,主要症状包刮头痛、恶心、呕吐、全身无力、头昏,急性高山症的早期症状通常都是在抵达高地后6至12小时发生,轻微者可能在24至48小时候缓解。

最严重的症状则包括意识混淆、急性精神分裂、出现幻觉、还有肺水肿造成的持续咳嗽,最终则可能出现抽搐及昏迷。

在台湾,也有群喜欢登百岳的登山爱好者,为了让登山者能更安全的享受爬山的乐趣,近年来有群人不断地将加压舱装置运送至山上,而这个计画的主持人就是急诊专科医师王世豪。

王世豪从大学开始就爬遍台湾的百岳,甚至成为登山社社长,1999年时,他和几个夥伴挑战攀爬海拔超过3500公尺的奇莱山,然而在下山时一行人却因为恶劣的天气而被困住,最后只能向外寻求救援,搭乘海鸥直升机逃脱。

王世豪得救后,他的父亲不断的对他耳提面命“你的命是国家救的,以后一定要回馈社会!”王世豪牢记父亲的话,也感激当年救援自己的救难人员,因此他在2006年开始投入高山医学研究,并花了一年实地考察,发现许多登山客都曾出现过高山症,如果没有及时来到低海拔地区,或没有像他一样幸运获得救援,恐怕就会在高山上丢掉宝贵的生命。

王世豪也发现,在高山上常因为天候和地形关系,让搜救队和救难直升机难以进入,以至于很多山友遇难时无法及时得到救援,这时如果有救命设备携带型加压舱,就能不靠任何电力,让患者在10分钟内达到下降1500公尺的效果,争取更多时间下山治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王世豪及台湾野外地区紧急救护协会发起了一个“送加压舱上高山”计画,他们将重达8公斤的加压舱送上山,这个计画并不轻松,因为每趟山路都很远又崎岖,志工们除了要轮流背以外,还要克服气候的考验,像是设置中央山脉南二段各山屋,志工们就整整淋了7天的雨才完成,每个人脸上虽然辛苦,但是他们又往目标更进一步了。

最后一个加压舱要送往马博拉斯横断山屋,那里处于中央山脉最深处,为了完成这个计画最后一块拼图,王世豪在2018年10再度搭上海鸥直升机,结束耗时3年半的计画,成功在29个高山山屋建置加压舱。

虽然大家笑王士豪很傻、很疯,对于这个计画也不看好,但是这个计画完成以后,已经成功挽救至少7个高山症患者的性命,对社会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计画,更让大众看见这群“爱山憨人”的热血与坚持。

谢谢王士豪医生团队们的付出,让台湾的登山者能在更安全的环境里爬山,也谢谢社会上的善心人士们,因为有你们的毫不计较的付出,我们的社会才会变得越来越好。

来源自facebook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