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让我先走。”妻子一句话看哭无数人,这才是最好的爱情!

有人说,红尘十丈,夫妻是最深的修行。

浮生数载,终有一人要先走。

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是你。

一家人闲聊,不知怎么聊到了外公和外婆,还没说几句,所有人都红了眼圈。

两年前,外婆身体不舒服,外公不放心,便带着外婆从乡下来省城检查身体。

那时候外婆精神很好,在医院待不住。舅舅家离医院很近,

于是每个黄昏便和外公一起散步到舅舅家吃晚饭,吃完饭老两口再一起溜达回去。

正值初秋,晚风微凉,两人一路搀扶,欢声笑语。

如今忆起,那竟是外公外婆最后一段快乐的时光。

医院住了半个月,外婆嘟囔着要回家,总担心小菜园里的菜会枯死。

外公嘴上嫌她太唠叨,暗地里却收拾好衣物。

谁知,外婆突然就高烧不退,持续几天昏迷不醒,紧接着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书。

事发突然,家人都难以接受,外公更是如此。

外婆弥留之际,外公紧紧抓着她的手坐在床边。良久,只说了一句: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再陪陪她……”

外婆的遗体是运回老家火化的,火化后我们怎么也找不到外公。

直至深夜,舅舅突然想起什么,然后一路踩油门回到城里,终于在马路边找到了外公。

外公颤巍巍地说:

“儿啊,我找不到你妈了,前几天我还和你妈在这散步呢……怎么……怎么……

好好的人就没了呢,怎么好好的… …就没了呢……”

70多岁的外公老泪纵横,哭得像个孩子。

外公年轻时当过兵,到老了身姿都依然健硕挺拔。

可就在那个深夜,外公一下子苍老瘦小了很多。

外婆走后,一向健谈的外公变得沉默寡言,身体也越来越差,他常常在外婆的小菜园一坐就是一下午。

外婆忌日,滴酒不沾的外公喝多了。

醉意上涌,一边抹泪一边说:

“她到最后都还要谢谢我,呼口气都难啊,到最后还要一个字一个字跟我讲,谢谢你,让我先走……”

“谢谢你,让我先走……”

外婆知道,留下的人太孤单,太悲伤,所以谢谢外公让她先走。

至少,最后的最后,是外公一直陪着她走到生命的尽头,如此已经足够。

前段时间由徐峥主演的《我不是药神》口碑爆棚。这部电影,戳中很多人的痛点。

朋友看完,哭得泣不成声,她老公也是患白血病去世的。

影片中王传君扮演的吕受益,在老婆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被检查出白血病。

他说:“那时候就想死,无时无刻都想死。”

而朋友的老公不一样,确诊以后他反而一直笑着安慰伤心欲绝的朋友。

患病四年,一次又一次的化疗和病痛,将这个身高184的大男人折磨得只剩下90多斤。

他始终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求生的机会。

影片中有一幕极其深刻,吕受益接受治疗时,因疼痛而发出哀嚎。

等在病房外的妻子,脸上是习以为常后的麻木与深不见底的绝望。

朋友哭着告诉我,她老公总是忍着,这么多年再疼也一次都没喊过。

他拼命想要活下来,奈何药物与化疗最终也无法减缓病情,反而愈加汹涌。

医生摇摇头告诉她,让她要有心理准备。

终于在他挣扎着做完最后一次化疗时,看着他身似骷髅,气若游丝,痛苦到扭曲的表情,

朋友彻底崩溃了,哭得歇斯底里。一个劲地对他说:

“求求你,你走吧,求求你,不要再努力了,你走吧,你安心走吧……”

老公用最后一点力气睁开双眼,看着她,又看看还幼小的女儿和年迈的双亲。

然后,眼泪顺着眼角一颗一颗掉下来。这是他患病以来第一次哭,也是最后一次。

他无力地说:“对不起……”,又抽动着嘴角,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说:“谢谢……”

他走得时候很平静,脸上没有痛苦。

朋友说,她知道他有多么努力想要活下来,他有多么不想丢下她和孩子。

那份努力让她心生不忍,痛苦自责。那份努力,也是爱与生死的博弈。

“对不起”,余生太长,我无法陪你走到最后,留下你承受世间苦楚。

“谢谢”,因为我知道你有多爱我,才让我先走,从此独自担起生活的风霜雪雨。

中学时候,曾在课本上读过林觉民的《与妻书》。

只是那时少年心性,不谙世事,读不懂他那壮烈又缱绻的深情。

而今再读,只觉情真意切,字字泣血。

1905年,18岁的林觉民与17岁的陈意映成婚,二人恩爱有加,琴瑟和鸣。

后来,林觉民东渡日本自费留学,探求救国之路。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遍地腥云,满街狼犬,林觉民一腔赤诚,心怀天下。

1911年黄花岗起义前,他写下诀别信《与妻书》,决定牺牲小我之福,谋求天下人之安。

他把人生绝笔写成不朽的情书,他把对妻子的缱绻深情写成更古绝唱。其中有一段:

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吾而死。”

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辞相答。

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

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

林觉民对陈意映说:“与其让我先死,不如让你先死。”

初听,陈意映很生气,后经林觉民解释,不觉得对但也无话可答。

林觉民担心妻子身体瘦弱,承受不住丧夫之痛。与其这般,不如妻子先死他来承受悲痛。

林觉民就义后,陈意映悲伤过度,万念俱灰,一心只想随夫而去。

林觉民的父母双双跪在她的面前,让她顾念家中一岁小儿以及腹中胎儿,才断了歹念。

后来陈意映一直无法走出丧偶之痛,终日郁郁寡欢,思念成疾,

才深刻明白昔日林觉民“无宁汝先吾而死”之言的炽烈之情。

谢谢你让我先离开这个世界,因为我知道正是情深几许,你才不忍我受尽相思之苦。

歌手薛晓枫曾在《最后一次》里唱到:

“我问你有一天我们都将老去,谁来做留下来的那一个,

你傻傻的说要让我先离去,因为走开的人会少些回忆的心碎……”

是啊,先走的人会少些心碎。

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红尘中的牵挂,是没有你以后的噬心锥骨之痛。

演员张智霖是着名的“宠妻狂魔”,妻子袁咏仪曾在节目中对他提出三个要求。

其中最霸道的一条就是:

“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你一定要等我死了,你才能死”。

前一秒还笑着调侃家里很快会破产的张智霖,瞬间变得很难过。

因为他知道,她对他的爱太深,深到无法独自面对整个世界。

作家三毛在荷西离世之后,写到:

“锁上我的记忆,锁上我的忧伤,不再想你,怎么可能再想你,

快乐是禁地,生死之后,找不到进去的钥匙。 ”

失去之痛如同极地之寒,浇灭撒哈拉的热火,再也不快乐的她还是选择随荷西而去。

不能往返生死者,便不是真爱情。因为爱你,万般不舍也要让你先走。

生命是一项随时可以中止的契约,死亡是每个人无法避免的经历。

无论谁先离开,留下的人都会悲伤。

最重要的是,活着的时候好好珍惜,不辜负彼此。

当走到生命的尽头,星辰已非昨夜,阴阳永世相隔,我们才能此生无憾。

来源来自SOHU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