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压力实在太大!韩国人选择去监狱放松

生活在这个如此庸庸碌碌的时代,你我的生活总是汲汲营营,被迫在无数令人心神耗弱的环境中生活,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人们无处可逃;永远抛不下的智慧型手机和社群媒体,似乎让自己成了待宰羔羊──工作的焦虑、经济的苦闷、生活的无助,大概是许多现代人无奈且难以承受之痛。

也许在世俗观念中,“监狱”让人感受是个无比恐惧的地方,它制裁应该受罚的人、让罪有应得的人失去自由,但对经济压力和竞争压力普遍比山高的韩国(Korea)人来说,监狱反而成了他们能逃离一切的避风港,更不吝惜花大钱,也要把自己“关禁闭”。

一开始,也有很多人表示不敢轻易尝试,因为在里头就必须感受和在真实监狱中一模一样的体会──你无法轻易和外界联系、使用手机、看电视、娱乐,更无法恣意地享受自由,但它多了一股单纯,一种你从未想像过的恬静自在。

人们都被内心的牢笼拘禁了

检视相片

“这监狱反而给我一种没有感受过的自由感。”今年28岁的朴先生说,他花了90美元(约2700台币),让自己24小时关在一个特别打造的监狱里。

《reuters》报导,自2013年以来,位于韩国洪川东北部的“内心牢笼”(Prison inside me)监狱设施,至今已经接待超过2000多名“囚犯”。

他们不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而是奉工职守到完全不知该怎么逃离肩负的重担时,一种强迫自己解脱的方式。大部分来这里的理由,几乎都是遇上了职场压力,以及毫无止尽的考试轮回。

“我真的太忙了!”朴先生坐在一个仅有1.5坪大的空间内,“鉴于我永远做不完的工作,我其实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我决定停下来,检视自己的过去,也许我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生活单纯简朴 严格禁用电子产品

检视相片

在这所监狱中,总共有28个牢房,房门是被涂上铁灰色的门,管理人员会从外面上锁,但若有紧急状况或安全疑虑时,参与者也可以从内部将门打开。

狱方严格明订,所有的电子设备都不能带进其中,一旦选择入监,东西都必须交由官方保管,并发放蓝色制服、瑜珈垫供使用;同时,房间内也没有任何的时钟、闹钟,也没有镜子,为了是要人们脱离时间的包袱,面对最真实的自己。

此外,房间内部也非常极其简朴,仅配有桌子、水壶、茶具、日记本和洗脸盆,睡的不是温暖床铺,而是纯朴地垫;在房间角落有个小型厕所;当然,用餐也非常的清淡,晚餐可能是炖红地瓜和香蕉牛奶(韩国知名饮料),早餐是酱瓜与稀饭等。

创办人:人们都该有个喘息时刻

检视相片

“如果非交谊时间,我们也严格禁止和其他的囚犯进行交谈。”创办人强调,之所以会想要打造这样的空间,绝大部的灵感来自于她的丈夫,他是一名一周工作超过100小时的检察官,相当于如果一个星期完全不休息,他一天还会工作超过15个小时。

后来,先生强制放弃工作而休息,毕竟身体已经出了严重问题,结果她发现另一半整个精神都变了,许久没露出笑容的他,也跟着开朗起来。

事实上,现代人忙碌于工作,早已是个无法抹灭又不争的事实,强烈的工作压力、被生活逼迫的无奈,交织出许多内心深层的感慨。特别是在这个通讯软体当道、网路无远弗届的时代,我们似乎该积极待命、永远无法离开岗位。

在韩国,乃至于整个亚洲的职场文化,紧凑的生活勾勒出许多上班族疲于奔命的心酸,怕成绩赶不上别人、担忧提案会被否定、焦虑产品滞销的难堪,当蜡烛两头烧、没有时间喘口气时,你可能完全不会有休息的时间。

检视相片

根据统计,南韩全天候待命工作的公务员,像是警察、海关人员,一年的工时竟然高达2739个小时,而一般的日班公务员,工时也多达2271小时,这远比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调查,已开发国家劳工平均工时1763小时还要多出1000小时。

2017年,OECD曾公布了全球劳工工时状况,新加坡(Singapore)的工时是全球最操,平均劳工一年的上班时间高达2366小时,其次为墨西哥(Mexico)、哥斯大黎加(Costa Rica)、南韩和希腊(Greece),接下来就是台湾,全年工时为2034小时。

你放不下的工作 其实根本不足挂齿

检视相片

然而,在现代盲目的压力下,现代人常常只顾着一味地往前冲,但从头到尾没有回过头来,省思自己曾经踏过的路,创办人分享,“我希望这个监狱能够让更多人懂得认识自己、好好真正的休息,回过头来好好看看自己,感受最大的幸福和自由。”

毕竟,当你可以真正的喘口气、检视自己的人生时,你会发现那些原本你放不下或不敢放下的工作,其实根本不足挂齿……

检视相片
检视相片
检视相片
检视相片
检视相片

图片来源:reuters

本文转载自远见杂志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