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身無分文到年賺60億,她用一生告訴女兒:「女人最大的貴人,是自己!」

前段時間,“灣仔碼頭”創辦人臧健和逝世了,

但她的水餃和故事,她的人生智慧,

卻值得我們拿出來再好好讀一遍......

擇一人,過一生;不求富貴顯達,但求健康安穩。

這是大多數女人的樸實夢想。

可是真實的人生,卻總有突來的轉折和風雲。

如果他從富貴跌入困頓、從健康墜入病痛,

那麼愛依然,我還在。

如果他背叛、出軌,變了心……

你年紀不輕、身無長物,孩子嗷嗷待哺,接下來要怎麼辦?

很多人可能會不計尊嚴地默許、原諒和忍氣吞聲,勉強走下去。

畢竟離開他,前途渺茫。

但是我更想知道的是:

那些因為男人的背叛而義無反顧地離開的女人,後來都怎麼樣了?

至少,有一個名叫臧健和的女人,

一步步地,活成了令世人艷羨的模樣。

01

想做一個像樣的人

度過一個像樣的人生

1945年,臧健和出生在山東省五蓮縣農村。

父親在她很小時就離家,她5歲就和媽媽一起去地裡挖馬鈴薯,

7歲開始掰玉米,10歲時掌勺為家人做飯。

沒有男人的家庭,靠勤奮和努力勉強度日。

臧健和14歲那年,日照遭遇罕見大旱,莊稼顆粒無收。

為了活命,母親帶著臧健和、妹妹離開老家,

一路流浪乞討,最終到了青島。

單身母親別無所長,靠沒日沒夜給人縫補補衣服的微薄收入,

供養兩個女兒的吃穿,讓她們讀書上學。

“我喜歡讀書,但如果繼續讀下去,

媽媽可能就沒命了。這樣的書,我寧可不讀。”

15歲,臧健和不顧母親反對輟學,應聘到青島一家醫院當護工。

靠日日夜夜在醫院為病患未藥餵飯和擦洗身子,

臧健和撐起了她和媽媽、妹妹的3口之家。

她的漂亮、乖巧、勤勞和善良,也引來很多追求者。

但是臧健和不為所動,一是沒有遇到真正讓她心儀的人,

二是她想等妹妹成年獨立了,再考慮自己。

1967年,母親有了穩妥的住處,

妹妹有了工作,22歲的臧健和終於戀愛了。

男人是來自泰國的援華醫生,溫柔善良又愛她。

郎才女貌,眾人撮合,母親和妹妹也都喜歡,他們戀愛、結婚。

24歲,臧健和生下大女兒蓓蓓,4年後,小女兒蓬蓬落地。

丈夫多次許下的諾言,是陪著臧健和和兩個女兒,在青島過一生。

她當然深信,為什麼不呢?

就像他說自己也來自一個貧寒農家,她也深信不疑一樣。

門當戶對,惺惺相惜,不分離。

臧健和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和期望。

畢竟,誰不想做一個像樣的人,度過一個像樣的人生?

1976年,臧健和丈夫的父親病逝,母親讓他火速回國。

他是家中的長子,母親年邁,他必須回去。

臨行前他向臧健和許諾,回國後馬上安排她們母女三人去泰國團聚。

02

凍迎風站,寧餓不彎腰

1977年,臧健和帶著兩個女兒奔赴泰國,

到了丈夫家裡後,她才知道,夫家是泰國知名富豪,祖輩經營絲綢生意。

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標準的高富帥。

“高富帥”依然深情,依然愛她。

但是他的身邊,還盈盈站著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懷中的小男孩,叫臧健和的丈夫為“爸爸”!

他不覺愧疚,因為泰國實行“一夫多妻”制。

“可是我們在中國結的婚!”臧健和說,丈夫沉默不語,

婆婆指著她的鼻子說:“但是你生了兩個女兒!我們家需要兒子!”

選我還是選她?她問丈夫。

他沉默不語,側臉對他的第二個妻子報以溫柔微笑。

她的心,徹底寒了。

“多少女人想嫁給我的兒子!你為什麼這麼固執動?

留下來,你和兩個女兒一輩子都不愁吃穿!”婆婆說。

臧健和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說:

“可是我要的,僅僅是專一的愛和抬得起頭的尊嚴!”

毅然帶著兩個女兒離開泰國,那在很多女人看來都高不可攀的富貴之家。

回去要在香港中轉,丈夫給臧健和母女辦的是香港護照。

她突然知道:進退兩難,泰國沒有她的家,青島的家,她也無臉回去了。

臧健和決定留在香港。

有手有腳,有兩個女兒相伴,一邊打工一邊供養兩個女兒,

肯定會很苦,但不至於走不下去。

這樣的路,臧健和的母親早就走給她看了。所以他不怕。

她在銅鑼灣租下一間沒有窗戶的4平米小平房,母女3人安下身來。

由於語言不通,臧健和只能做體力活。

早上8點去茶樓刷碗、洗廁所,

晚上6點到8點去電車廠擦車,11點去醫院做護工。

每天睡兩三個小時,但是她總是笑容滿面。

兩個女兒聽話懂事,8歲的蓓蓓會做飯,4歲的蓬蓬會為她按摩。

她們穿著從垃圾堆裡撿來的衣服,

卻也高昂著頭,腰板挺得筆直而且笑聲爽朗。

可是命運卻不輕易放過臧健和。

一天,她在飯店打工拖地時,被一個年輕人撞斷了腰骨,

去醫院又查出了患了糖尿病。

飯店老闆藉機開除了她,扣掉了當月工資。

幸好一名律師仗義相助,為臧健和爭取到了3萬元賠償金和4500元工資。

但她只收下了4500元工資,還拒絕了香港福利機構的公援金。

“凍迎風站,寧餓不彎腰,

救濟會失去鬥志,孩子做人也挺不直腰桿!”臧健和說。

朋友來家裡探望,臧健和做了一碗家鄉的水餃給她。

沒想到對方吃完後說:“你這水餃,都可以拿到街上去賣了!”

別人的玩笑話,臧健和當了真。

第二天,她自己動手做了個小推車。

第三天下午,臧健和帶著兩個女兒,去了熱鬧的灣仔碼頭。

03

千萬要有一點精神

因為你是母親

第一天出攤,臧健和的心情很複雜,

自卑、怯懦、恨自己居然淪落到如此田地。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她一直低著頭包餃子。

鍋裡的水開了,加一瓢冷水進去,又開了,她關掉煤爐。

“快來吃水餃!香港最好吃的水餃!”

沒有人教,大女兒叫開了,小女兒則在一旁手舞足蹈。

快收攤的時候,5個學生來到臧健和的攤位前,

一人吃完一碗餃子,又各自要了一碗。

“好好味!”這是臧健和來香港後,第一次聽懂的粵語,

當然對她而言,這也是明媚如陽光的命運啟迪。

白天買食材,在家搟皮、剁餡。

女兒們放學後,母女三人出攤。

大女兒打下手、叫賣,小女兒望風,看見警察來了就讓媽媽躲起來。

有一次,小女兒和一隻小狗玩耍忘了神。

臧健和被警察逮個正著,眼看著要被罰款和沒收小推車,

小女兒突然抱著警察的腿大聲哭喊:

“叔叔你放了我媽媽!不是她的錯,是我的錯,我沒有看好你……”

警察目瞪口呆,臧健和淚流滿面。

當然命運之神,也就從那一刻起,

以無比溫柔又大方的模樣,眷顧了臧健和。

警察從此以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盡量不找臧健和的麻煩。

灣仔碼頭依然熱鬧,攤主隔三差五就換一批,

但是臧健卻從沒打算離開,一年365天,她就春節休息了一星期。

乾淨、好吃、新鮮、量大,

臧健和的水餃生意越來越好,攤位前每天都排著大長隊。

除了女兒的學費,她開始攢了點錢。

第二年,臧健和在碼頭邊上的堆貨場打了個木棚,

既賣熱水餃,也賣生水餃。

沒有許可證、沒有門面也沒有服務員的水餃攤位,

僅靠臧健和一個人的力量,慢慢做成了灣仔碼頭的明星攤位。

有記者免費給她寫長篇報導,有肉販和蔬菜小販主動送貨上門。

1982年,臧健和迎來了人生的最大轉機。

日本最大的零售商——大丸百貨的老闆找到她,提出參觀她的水餃工廠。

臧健和懵了:“我連個門面都沒有,哪來的工廠?”

老闆要跟臧健和談合作。

起因是他12歲的女兒重度挑食,唯獨對灣仔碼頭水餃情有獨鍾,

一口氣吃了20多個,這引起了他的注意。

大丸百貨是日本最大的零售集團,

在國內外開有數十家連鎖店,在香港也已經營了20多年。

女兒的表現讓商業嗅覺敏銳的父親

看到了灣仔碼頭水餃的市場潛力,他想讓臧健和的水餃進超市。

“我給你出資建廠,水餃貼我們的商標。”

“不行!我在灣仔碼頭起家,我的水餃應該叫'灣仔碼頭'!”

“那地址和電話寫大丸百貨的怎麼樣?”

“我的水餃靠人們的口碑相傳走到今天,

沒有我自己的地址和電話,我怎麼知道顧客們的真實想法?不行!”

然後!居然!精明的日本人,

答應了臧健和的苛刻合作條件,同意出資為她建廠而且還不署名。

一個被丈夫拋棄,帶著兩個女兒在異鄉打拼的女人,

為何從不自暴自棄,越是不容易越要往前跑?

臧健和說:

“因為一個女人,在困難中的態度一直會影響孩子一輩子。

作為母親,千萬要有一點精神!”

04

女人最大的貴人,是自己

為什麼不呢?因為如此破敗的攤位前,每天都排著長長的隊伍;

因為很多人都說,不知為何,臧健和的餃子裡有媽媽的味道。

一波多折,臧健和用水餃的質量和口碑,換來了20年的合約。

而從此之後,“灣仔碼頭”也開始了一個個神話。

大丸百貨旗下的所有超市全面鋪貨,

“灣仔碼頭”很快成為香港冷凍食品第一品牌。

1996年,臧健和與美國著名百年品牌

pillsbury食品公司合作,各出資1000萬美元,

在香港建立了一座1200平方民的現代化生產基地。

1997年,與美國通用磨坊公司合作,

之後在上海建力生產基地,台灣設立工廠。

2000年,臧健和在威尼斯被評為“世界女企業家”。

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亞、北美和歐洲,

當她的兩個女兒在國外求學、成家,

各自在事業上突飛猛進時,臧健和的水餃也走向了全世界。

想做一個像樣的人,度過像樣的一生。

因為你是女人。

著名作家艾爾弗雷德·耶利內克

在其著作《魂斷阿爾卑斯山》中說:

“我們一直用我們睜開的雙眼眺望,

只為尋找自己,然後努力生長,力爭成為森林。”

這是臧健和的人生,也是很多不曾因為被拋棄、

被背叛而放棄尋找和努力生長的人的人生座右銘。

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

你以為他們一路走來處處有貴人相助。

但實際上,她們最大的貴人,永!遠!是!自!己!

- END -

來源:sohu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