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愛炫富第一偽娘做變性手術,美的想仙女下凡。

 這些年“無性別男子”不是很紅嘛,特別是在島國,刷一刷INS,可以發現近兩年爆紅的網絡紅人大多是“無性別男子”。

  比如”無性別男子“的代表,日本組合“XOX”的小公舉佐佐木托曼, 

  網紅後藤優太郎,因為女性向的外表迅速在網絡走紅,據說超多日本妹子為了見他一面,從全國各地趕去他打工的古著店排隊七個小時……

  每次看到都覺得,唉,這麼好看,果然都是藍孩紙。

  但要說ins上最厲害的僞娘,常看日本綜藝的朋友應該知道,肯定非僞娘界頭把交椅“男大姐”GENKING莫屬了!

  GENKING可男可女,一天的裝扮要根據當天的“精神狀況”決定:覺得今天元氣滿滿的話就會扮成女生,覺得好喪好無趣就扮男生。就是這樣一個男女通吃的人,ins上有超百萬粉絲。

  男的時候能攻氣上天,

  女的時候很柔很媚,

  跟很多僞娘本質其實是鋼鐵直男不同,GENKING真的是從心理到生理想成為女性,小編發現上個月他居然在INS上宣佈了自己去泰國進行變性手術,並已將戶籍上的性別改為女性,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女人!

  天啊,變成女人後的GENKING也太驚人太美了吧,

  然而如果小編沒有記錯的話,GENKING可是僞娘中的標桿誒,當年的他可是立過flag說自己不想做變形手術,也不想穿裙子,更不會用女性詞彙稱呼自己,自己是個“不良人妖”啊!居然就這樣打臉自己了嗎?

  大姐社會社會,

  說起這位“男大姐”的成名之路,也是相當傳奇,INS上“無性別男子”不少,然而像GENKING這樣能引發話題並成功從網紅轉型成藝人的真的屈指可數。他之所以這麼火的其中之一的原因是他神秘的身份,

  INS裡的他曬名牌、

  曬吃喝玩樂旅行照、

  曬名車、

  曬高級飯店,

  連開個生日會都要穿總價約60萬日元,耗時幾周純手工製作的鑲滿施華洛世奇水晶的長裙。

  各種名媛風派對,

  除了炫富照,幾乎找不到任何能追溯到他身份的線索,使得GENKING幾乎被預設為是神秘的“富二代”,真身成謎也讓他充滿話題性。

  再加上他又認識不少麻豆、明星、頂級造型師,與圈內人交情甚好,自身在時尚品味方面又相當了得,讓他一下子在Ins上火了起來。

  2015年GENKING被首次邀請上節目,膽兒肥的他就當場出櫃,隨後成為了各大綜藝都爭相邀請的對象,一年的時間裡他出演了214檔綜藝節目,

  偶然在被問及身份時,他只是輕描淡寫地透露了自己曾經是造型師、化妝師和設計師,現在是全職藝人,

  爆紅的他一年之內接下過200個廣告,代言更是數不清,每天睡覺時間只有3小時。

  隨便點開任何一個跟拍他生活的節目,都能感覺到他在生活中也是精緻到讓豬豬女孩自愧不如……

  生活中會隨身攜帶化妝水給肌膚補水,昂貴的“高周波美容”他全身上下都做,家裡梳妝台上的護膚品分分鐘比很多女孩子都還要多,

  家中常備水素器,還會自己發明美容術。

  廚藝了得,做菜又快又好,讓客人贊不絶口,比很多女孩還要厲害

  還會妥當地清洗客人的臟衣服,每次用完浴室都會上上下下全部打掃一次,

  事實上僞娘的圈子競爭也很激烈,長江後浪推前浪,能像GENKING這樣能以僞娘的身份在娛樂圈創出名堂的藝人真的不多,而且很多時候GENKING會像一個知心大姐,毫不吝嗇地與粉絲們分享時尚、美膚的tips,人美心善的他也因此累積了相當多的粉絲,而商家也樂此不疲地找他代言產品,小編真的蠻佩服的。

  然而這樣人人艷羨的生活卻被GENKING自己節目裡打破了,突然有一天他在上節目的時候,向觀眾坦白了優渥生活背後血淋淋的真相。他並不是什麼“神秘貴公子”,自己其實只是普通人,是跟男友同居的時候在家做“煮夫”無所事事才開始玩INS的。

  出身小城鎮的他從小就向往東京的奢華生活,隨著年齡增長,慾望膨脹,自從去了東京,從繁華的涉谷到高檔的六本木,開始不斷地揮霍僅有的每月人民幣1萬2千元收入,最終入不敷支,但無法捨棄這的生活的他,為了購入名牌欠下1000萬日元的巨額債務,INS上所有炫富的照片其實都是他愛慕虛榮的表現。

  購買奢侈品只是為了拍照炫富,拍完照之後就會立刻賣掉,有一次甚至為了買一支價值18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1萬元)的香奈兒手錶而選擇分期付款成為卡奴,承擔高利息,去國外買單程的商務艙,然後住一晚豪華酒店,再買便宜機票回來,一切都是為了一張照片。

  痴迷奢靡生活讓他負債纍纍,不過另一方面GENKING幸運地成為了網絡紅人,並獲得了很多機會,只是幸運的到來並沒有讓他變得更好,為了償還債務他只能不斷地工作,爆紅之後壓力倍增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憊,身體也在這時候出現了各種問題,突發性耳聾、皮膚炎症、甚至心理疾病等不斷向他襲來,

  再加上另一名“無性別男子”龍切爾的大火也讓他備受威脅,終於他選擇逐漸淡出演藝圈進行治療,在被病痛折磨後他醒悟到“過去愛慕虛榮的自己非常俗氣”,希望自己的經歷能讓更多人醒悟,不要活在虛榮的物質生活中。現在的GENKING已經通過努力還清了債務,也更加努力地恢復健康,未來將繼續投身自己熱愛的美容事業。

  此外,在出道的時候GENKING就坦言自己是“性同一性障害者”,在勇敢地接受變性手術之後出了一本書《我重生了》,在書中分享了自己的心情,說自己16年其實就開始接受荷爾蒙治療,在經過了長達6小時的手術之後醒過來後“發現自己變成女生,感覺自己生出了新的自己”。希望自己的經歷能為其他的“性同一性障害者”帶來勇氣。

“現在終於丟掉了性別煩惱,自稱也終於變成(女性自稱的)我,不用在穿著裙子上電視節目時用男性自稱。

以前一直在勉強自己,甚至以為我的人生就這樣寂寞而終,還有過不想自己活的太長的時候,那樣的艱辛生活讓我恐懼,坐車的時候希望自己出車禍,希望自己生病死掉,雖然很傻,但那時就是如此的痛苦,每天裝作若無其事,其實一直瀕臨崩潰邊緣。” 

  看完GENKING的自述真的覺得她很不容易!現在的她看起來更加的愉快,也更加自信。

  能意識到自己的虛榮,勇於面對自己的“性同一性障害”,難怪從“男大姐”變成真正的“小姐姐”之後能成為無數人心中的偶像,雖然說日本演藝圈中也有很多以轉換性別譁眾取寵的藝人,但是能像她這樣勇敢揭露自己的過去,坦然面對將來的真的不多。比起變美的外貌,她現在從內在散髮出的閃閃發光的氣質才是最吸引人的不是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