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胸怀世界的小鸟:每年独飞亚非16国,跨越半个地球去过冬

候鸟南飞,到底能飞到多南的地方?

2016年5月,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BWRRC)联合英国鸟类学基金会(BTO)等单位开展了北京大杜鹃研究项目,他们在5只杜鹃鸟的背上装上微型卫星追踪装置,以此研究国内大杜鹃种群的迁徙情况。

两年后,五只杜鹃中四只失去了定位,只有“飞飞”(译,原名Flappy McFlapperson)还在顽强地飞行着。

身长不足35cm,体重不过120g,一只小小的杜鹃鸟从北京起飞,到云南,再到印度,穿越印度洋(阿拉伯海)到达非洲,最远抵达非洲南部的莫桑比克……自开始观测以来,这只叫飞飞的杜鹃已经飞行超过5万公里。

一只胸怀世界的小鸟:每年独飞亚非16国,跨越半个地球去过冬

▲2016年到2017年4月,大杜鹃飞飞(蓝线)和梦之娟(红线)的迁徙路线。图据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发现杜鹃能够从东亚飞向遥远的非洲。”该项目的参与者之一、“北京观鸟”网站负责人唐瑞兴奋地告诉红星新闻。目前,“飞飞”最新定位停留在缅甸,根据过去的记录判断,这几天“飞飞”会经过云南飞到北京。

“小小的身体,大大的梦想。”网友们在看到“飞飞”的飞行轨迹图之后感叹道,还有人用“胸怀世界”来形容它的壮举。

越冬去东南亚还是非洲?

5只被选中观测的大杜鹃

2016年5月,这只被命名为飞飞的杜鹃鸟在北京翠湖被安上了追踪装置,同时被追踪的还有其它四只杜鹃,它们分别被命名为轰天(译,原名Skybomb Bolt )、梦之娟、子规、希望(译,原名Hope)。

据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工作人员张亚琼介绍,当时项目团队一共捕捉到16只大杜鹃,上述5只体重大于100g,符合佩戴卫星发射器的要求。(注:给鸟类佩戴的卫星跟踪发射器的重量要小于该鸟体重的5%,这样才不会影响鸟类的正常活动。大杜鹃体重大约在100g~120g之间,项目中使用的卫星发射器重量为4.6g。)

一只胸怀世界的小鸟:每年独飞亚非16国,跨越半个地球去过冬

▲工作人员给杜鹃佩戴微型追踪器。图据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

“此前,我们已知欧洲杜鹃会飞到非洲,因此我们推测亚洲杜鹃'有可能'也会飞向非洲。但在这次观测之前,也有许多人认为它们会飞往东南亚地区。”唐瑞告诉红星新闻。

唐瑞已在北京生活了8年,2010年来北京时他建立了一个名叫“北京观鸟”(birdingbeijing)的网站。在这次研究项目开始后,他在网站和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更新这5只北京大杜鹃的飞行轨迹。

令唐瑞感到惊讶的是,在观测开始之后,有一只此后一直停留在北京野鸭湖,还有一只停留在贝加尔湖,而另外三只杜鹃在2016年的秋天径直飞向了非洲。

到非洲越冬再返回

未失联杜鹃一年飞3万公里

根据观测,飞飞是最早开始旅行的杜鹃。标记后不久,飞飞和希望往北飞到了俄罗斯边境,并在7月中旬开始南徙。8月1日,飞飞抵达河南,而希望则停留在了贝加尔湖。

数周之后,“轰天”和“梦之鹃”也开始向南飞行。9月中旬,轰天和飞飞率先抵达了印度,2016年《纽约时报》报导称,这破除了此前它们可能会飞往东南亚的猜测。与此同时,它们在欧洲的“同胞们”也开始了向温暖的非洲进发。

10月底,轰天继续从印度中部起飞,向广阔的印度洋发起了冲击,在这几千里的跨海之路中,它很有可能无法停歇和进食。

“轰天继续在海面上2600英尺(约合792米)的高度飞行,路线惊人的笔直,这显然是风向和天气校准的结果。”据《纽约时报》报导,10月31日,在顺风的帮助下,轰天抵达了非洲。

唐瑞告诉红星新闻,令人遗憾的是,轰天抵达非洲后不久就失去了定位,不知道它究竟已经遭遇天敌死亡,还是只是不小心弄掉了定位装置。

其他两只杜鹃,梦之鹃和飞飞仍然处于追踪中。在先后飞向非洲之后,它们于2017年5月回到了北京。

张亚琼告诉红星新闻,后来梦之娟、子规、希望相继失联,飞飞成了硕果仅存的英雄杜鹃。

据”北京观鸟”网站资料显示,2017年6月3日,飞飞抵达蒙古国与俄罗斯边境,完成了自己的返回之旅。自2016年5月24日到2017年6月3日,飞飞一共飞行了32000公里,两次穿越阿拉伯海,跨越了34条边境线,16个国家。

因为下雨还曾掉头

“这是第一次发现杜鹃飞向非洲”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杜鹃,又称布谷、子规、杜宇,从古至今在我国广泛分布,文献中对它们的描述不计其数,但一直以来大家都不了解它们的迁徙情况。

张亚琼介绍,这次项目的最大意义就是了解到大杜鹃的迁徙路线以及越冬地点,“在秋天,它们会向南迁徙,飞往缅甸、孟加拉国等地,之后飞越印度,最终穿越阿拉伯海并在非洲南部的莫桑比克越冬。”

张亚群告诉红星新闻,此次选择大杜鹃作为研究对象,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多数杜鹃为巢寄生种类,其迁徙模式、路径选择等是否完全依靠本能还是后天学习并不清楚,因此大杜鹃就成为了一个非常好的研究对象。

“但是此次项目时间短,样本量少,上述结论还需要论证。”张亚琼说,影响迁徙的原因也还有待考证。

飞飞在飞行过程中出现过反常现象。2016年10月17日,它忽然暂停南行,选择掉头,经过500公里路程返回到印度北部斋普尔,张亚琼介绍,后据BTO的一位专家分析,飞飞返回原因是南部正在下雨,它不喜欢被淋湿羽毛。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发现杜鹃能够从东亚飞向遥远的非洲。”唐瑞说,“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它们能够飞到远至非洲的莫桑比克地区。”

一只胸怀世界的小鸟:每年独飞亚非16国,跨越半个地球去过冬

▲唐瑞图据北京观鸟

候鸟飞往非洲越冬并非没有先例。成都观鸟协会会长沈尤告诉红星新闻,2014年,13只被追踪的北京雨燕沿着“北京—中亚—非洲”的路线飞行,最终成功飞回了北京颐和园。

“这项实验的意义是深远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它展示了迁徙鸟类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它们真真正正的经历了一场'奇幻之旅',它们穿越了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大洲。”唐瑞说。

5天飞了5500公里

“它简直是一台机器”

现在,飞飞俨然成了社交媒体上的一只明星鸟。每次唐瑞发布关于飞飞的最新消息,总会引起大批关注。

北京时间2018年5月11日上午,唐瑞发布消息称,根据当天早晨的信号(可信级别较高)显示,飞飞已经跨越阿拉伯海,正在印度。

“我们收到了惊人的结果,飞飞在仅仅8个小时的时间里飞行了2000千米,这意味她的飞行速度达到了每小时250千米,这简直难以相信,期待后续……”

一只胸怀世界的小鸟:每年独飞亚非16国,跨越半个地球去过冬

▲飞飞,体长约30cm,重约110g(体重可能随季节同变化)

这一消息在微博上一度引发热议,许多人都惊叹飞飞的速度实在惊人。不过也有网友质疑,这个飞行的速度是否过于“逆天”。

14日,唐瑞又发布了一条消息修正了此前的数据,表示之前的定位确实出现了错误。

唐瑞表示,飞飞并没有先到印度再到巴基斯坦,然后绕圈回到印度,而是从非洲先到巴基斯坦再回到印度——简而言之就是,在相同时间内,它并没有兜那么大的一个圈子,飞行的距离并没有那么长。

唐瑞说,“加上风速等影响,每小时飞行60千米是一个比较现实的结果。”

尽管出现了这样的小小乌龙,飞飞跨越重洋的壮举,仍然令许多网友感慨,“它依然是一只很酷的鸟”。

据“北京观鸟”最新消息,飞飞鸟不歇翅直接跨过孟加拉国,现在抵达了缅甸。这是2016年5月被追踪以来第60、61次跨境。

在过去5天内,飞飞的飞行里程超过了5500公里,唐瑞感叹道,“它简直是一台机器!” 唐瑞介绍,飞飞体长约30厘米,重约110克(体重可能随季节不同有变化),自2016年5月开始监控它以来,它已经飞行超过5万公里。

“这一结果也告诉我们,人类此前对于迁徙鸟类的认知其实很匮乏,但是新的技术给了我们新的机会,去发现自然的更多奥秘。”唐瑞告诉红星新闻。

鸟是有记忆的

去年从那边来的,今年还去那儿

对于大杜鹃不辞辛劳去遥远的非洲越冬的消息,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鸟类生态学研究组组长孙悦华告诉红星新闻,“这确实很少见,一般迁徙鸟如杜鹃会飞往东南亚越冬。 ”

孙悦华介绍,大杜鹃属于鹃形目杜鹃科,中国各地分布的杜鹃加起来有二十种,其中大杜鹃是分布最广、最普遍的一种杜鹃,“我们常听到的布谷、布谷…就是大杜鹃的叫声。”

为啥被追踪的五只大杜鹃目的地各不相同?孙悦华告诉红星新闻,大杜鹃根据种群的不同,一般会有不同的繁殖地和越冬地,“鸟是有记忆的,去年从那边来的,今年还往那儿去,而且会遗传下去。”

据了解,飞飞是在北京翠湖被标记的,轰天是在汉石桥被标记的,梦之娟等另外两只杜鹃是在野鸭湖被标记的。

“从迁徙角度讲,迁徙鸟的身体结构肯定适宜长距离飞行,最远能从南极飞到北极,包括北京雨燕也曾飞到非洲去过。”孙悦华说,“迁徙是会耗费能量的,迁徙鸟会藉助洋流、顺风来节省能量,因而在几天内迁徙几千公里都是有可能的。”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