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毕业3年,没有公司敢用他,沦为乞丐时,一盲人为他指点迷津

夏天的天气变幻莫测,前一刻还晴空万里,后一刻却狂风暴雨。在这样的天气里,街上十分冷清,天地间彷佛只剩下风声和雨声在高声欢呼。

这时,一名穿着破烂的年轻小伙在风雨中奔跑,他一边跑一边对着电话说:“爸,你放心,我工作很稳定,老板对我也好。对了,这3年没回家是因为工作太忙,今年过年我一定回家,好了,我这里在下大雨,先不说了。“

挂断电话后,于峻洹长长的松了口气,见公交车站近在咫尺,遂急忙跑进站台,然后将烂布往头上一裹,只露出两只眼睛,再把事先准备好的破碗放在身前,这才跪在地上像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于峻洹是个大学生,其实他并不想当乞丐,只是毕业3年来,不管做什么事都不顺,进了无数个公司,却在每一个公司都待不长久,以至于现在没有公司敢用他,甚至连面试都不给机会。不得已,他只好降低身份找服务员之类的工作,情况依旧如此。

一个月前,他自甘堕落,喝醉酒后在公交站台下露宿,却不曾想,偶尔还有人向他扔零钱,从此,彻底沦为乞丐。这样恍恍惚惚的活着,前路一片迷惘,直到昨日,一对情侣手牵着手从他身边路过,那女子说:“真可怜,我这还有点零钱,给你吧。”那男子却宠溺的摸着女子的头,“傻瓜,你看他身体完好,很明显是装的乞丐,唉,罢了,你开心就好。“

看着那对情侣离去的背影,于峻洹的眼泪如泉水般涌出,因为,那施舍钱的女子正是他的前女友。

于峻洹想到昨日的事,内心似被针刺般难受,他很想改变现状,可就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自己长相不差,身高标准,还是个大学生,为何找个工作就那么难呢?

却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请问,这里有人吗?“

于峻洹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名拄着盲杖的老大爷,他是一个盲人,不停的在用盲杖敲打着地面。

“有人吗?“老大爷又重复了一遍,说:“我的导盲犬走丢了,这雨太大啊,我想避避雨,如果有人的话回应我一下好吗?“

片刻后,老大爷突然开口道:“小夥子,这破碗是你的吗?听你声音好像年纪不大,为何要当乞丐呢?你难道也是身有缺陷吗?“

于峻洹见老大爷颤巍巍的将乞讨的破碗放回原处,尴尬道:“没办法啊,人要吃饭,不这样做我会饿死的,唉,世界这么大,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喔,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能为你指点迷津呢?“

于峻洹犹豫了片刻,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将那些不痛快的事全部说出来,于是说道:“3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很快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可是我的工资在全公司最低,我向经理反应,他不理不睬,我骂了他一句,工作就丢了。

接着,我又找了第二份工作,那天加班,很多人都没完成经理给的任务,但最后挨骂的却只有我一个人,我气不过就与经理发生了争执,对于这种不公平待遇,我主动辞职了。

我的第三份工作,就因为觉得那经理能力一般,我只不过是背后说他是关系户,他就罚了我200元钱,我自是不服,就煽动员工们跟他讲道理,让他把钱还给我,没想到再一次被炒了。唉,之后的所有工作,基本都一样。我并不比别人差,为什么所有公司都不能做到一视同仁,并且现在那些公司都将我拉入了黑名单,我要的只不过是公平对待,这有错吗?“

于峻洹四处环顾了一圈,发现在这站台下只有自己一个人,不得已,他只好起身将老大爷扶进了站台。

“谢谢你啊。“老大爷满面笑容,感谢道。

于峻洹回道:“不用,举手之劳。“如此,二人就这样肩并肩坐下,互不交谈,等着雨停。

大爷捻着胡须笑了笑,说:“怎么说呢,这世上根本没有所谓的公平,这不是给你指点迷津,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你想听吗?“

“想听,大爷,你说吧。“

“嗯。”盲人大爷继续说道:“为什么有的人出生富贵,有的人出生贫穷,贫穷的奋斗一辈子都赶不上别人的起点,你觉得这公平吗?就算不公平,你又能怎样?

再说说你的工作吧,你刚入公司,本就是一个新人,凭什么要求和老员工一样的待遇,如果给你一样的工资,你觉得公平了,那老员工奋斗了那么久,对他们来说,又公平吗?

还有啊,你也不要觉得别人当上经理的都是关系户,说俗点,你这就是眼红啊,你只看到了他们的成功,却没看到他们的付出,换位思考,当有一天你成功了,别人说你是关系户并煽动员工来闹事,你会不会反感呢?

工作本来就累,如果还有那么一两个跳蚤无事生非,你会不会将他一巴掌拍死?“

听了盲人大爷几句话,于峻洹如醍醐灌顶,是啊,他只站了自己的角度上要求公平,却从没想过他要的公平是否对别人也公平。蓦地,他惭愧的低下头,说:“我想我知道原因了。“

“嗯。“盲人大爷点了点头,又道:“所以啊,做孙子的时候,就千万别摆出爷的姿态,不然连孙子都做不成咯。你要相信,除了极个别生下来就站在金字塔尖的人,剩下的人都是从孙子熬成爷的,你要学会忍耐,别嫉妒,别觉得委屈,多换位思考,生活总会充满阳光的。“

盲人大爷的话音刚落,雨在这时也停了,一只导盲犬跑了过来,大爷笑呵呵的站起身,说:“该走了,小夥子,尽快站起来呀,生活可不止眼前的苟且。“

望着盲人大爷的背影,于峻洹拆掉裹在头上的烂布,躬身道:“谢谢您,大爷。我想,我已经站起来了。“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