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去世后,我骗女儿说她外出了,女儿却说妈妈每天都在送我上学

葛丛曜是一名工厂的普通员工,每天三点一线,工厂、食堂、宿舍,他自己也觉得这样的生活乏味至极,没有本事,就连妻子也在半年前坐上别人的豪车离开了。对于此事,他一直瞒着家里,不敢声张。

一如既往,下班后,他骑着自行车回家,却在这时,电话响了,是一条简讯息,上面显示——沐丽恬出了车祸,很不幸,她去世了。我知道你恨她,但也有必要跟你说一声,她的后事我会处理,就这样。

蓦地,葛丛曜愣在原地,怎么会,她竟然去世了!

在葛丛曜心里,他恨透了那个女人,恨她爱慕虚荣,恨她水性杨花;此时此刻,他本应欢喜鼓掌,可不知为何,心里却有一丝难过——即使你不再属于我,但我也希望你过得幸福快乐,毕竟我们都曾用心爱过!

一瞬间,葛丛曜觉得十分疲惫,这半年来没日没夜的工作,原来竟是一个笑话,他还幻想着有一天功成名就,亲眼看见她悔恨的泪水,然而现在一切都成了泡沫……

半月后,葛丛曜请假回老家。如今,唯一让他前进的动力,便是让7岁女儿衣食无忧。每当心累了,只要回家看见女儿天真无邪的笑容,那么所有的疲惫都会一扫而空。

女儿虽只有7岁,却十分独立懂事,每天都要步行3公里到镇上去上小学,因为她知道6旬爷爷腿有残疾,是不方便送她的。

远远的,葛丛曜看见那个背着书包的小身板在乡间小道上行走,不禁想到,女儿才7岁,却每天来来回回要走6公里路,她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万一遇见坏人了怎么办。

想到这,顿时毛骨悚然,正寻找解决办法时,女儿已到了院门口,甜甜的叫道:“爸爸,你回来啦。”

她的笑声像银铃般清脆,扑进了葛丛曜怀里,“爸爸,你瘦了,在外面要吃好点,别老想着寄钱回家,我和爷爷有吃有住,不缺钱的。”

“嗯,爸爸知道。”葛丛曜爱怜的摸着女儿的头,柔声道:“乖女儿,爸爸决定去镇上找个房子,让你和爷爷搬过去,这样读书也方便些……”

女儿打断道:“爸爸,不用呢,有那点钱可以给爷爷买很多好吃的了,何况我去了镇上,邻居小花就没伴了,她回家会害怕的,而且走路也可以锻炼身体呀。对了,妈妈呢,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呀。”

“这……”葛丛曜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犹豫片刻后说:“妈妈外出了,去了很远的地方……”

“爸爸,你骗人,妈妈她根本没外出啊。”

“呃?”葛丛曜怔了怔,摸着女儿的头肯定道:“爸爸没骗你,妈妈她确实去了很远的地方,你乖乖听话,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女儿摇了摇头,皱眉道:“爸爸,妈妈骗我,为什么你也要骗我,我真不是小孩子了啊。妈妈跟我说,她出现的事让我别告诉你,其实妈妈每天都在送我上学,可为什么就是不回家呢?”

“啥?”葛丛曜彻底迷糊了,不确定的问道:“你说你妈妈每天都在送你上学?没认错人?”

女儿点了点头,“是啊,很久了,有好几个月了呢,今天早上我还见着妈妈了。”

女儿的话让葛丛曜震惊不已,妻子不是已经去世了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再继续追问,但心里早已决定,待明日女儿去上学时悄悄跟去,查明情况。

翌日清晨,果真如女儿所说,一名女子牵着女儿的手走在乡间小路上,那不是去世的妻子又是谁?

葛丛曜看见这一幕,内心久久无法平息。待女儿进了学校,他立即跑上前去拦住她的去路,四目相对,彼此无言。

良久,妻子扯了扯嘴角,说:“你怎么回来了,这时间你应该在上班的。”

葛丛曜脸色铁青,冷声道:“你不是找了个有钱人吗?你不是出车祸了吗?怎么,去世的人也能活过来,沐丽恬,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沐丽恬脸色苍白,耸肩笑了笑,还未来得及说话,却突然咳出一口血,她慌张转身,刚走几步就晕了过去。

病榻上,葛丛曜望着憔悴的妻子,明白了一切前因后果。妻子睁开眼,看见丈夫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遂避开他的眼睛,虚弱道:“我该走了,他……他还在等我呢。”

葛丛曜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哽咽道:“沐丽恬,你还要骗我吗?你口中的他是谁,是你租来的人吗?为什么要这样啊,有难我们一起面对不好吗?你伤我的心,然后骗我说车祸去世,以为这亲就能光明正大的离开我的世界?你真傻啊,得了癌症为什么不说,早期是可以治的啊。”

“没用了……”妻子吃力的为丈夫拭去眼角的泪,说:“你用汗水挣来的钱,我不忍心。只要看见你和女儿过得好,我便别无所求。余生,我只想多陪陪女儿,多给她一点点……母爱。”

蓦地,葛丛曜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他不知道还能为妻子做什么,唯一想到的,便是让她余下的每一天都幸福快乐;一天,便当做是过一年吧。

窗前,葛丛曜望着远处那座大山,他坚信,这座似苦难的高山终会翻过去,他定会带着女儿到达那一马平川之地。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